本文轉载自http://taiwantp.net/cgi/roadbbs.pl?board_id=3&type=show_post&post=2177
台灣民主變化,於前總統李登輝與台灣海內外民主鬥士巧妙互動之中而滋長,一方面在此感謝蔣經國先生的知人善任,另方面台灣的民主運動,發展成國際化的現象, 有國際監督的加乘效應,故於亞太地區民主進展,台灣有世界指標的價值。
可是開放黨禁、新聞自由、發展人權與一切之民主措施之後,台灣不再視中共大陸為敵對國家,而中共對台灣的統戰分化亦始終如一。
國際論壇中,對台灣直選總統的期待,於台灣人無國家觀念的反常行為,開始產生疑慮,其關鍵點在於 KMT 50 年來的教育,扭曲台灣人的國家觀念以中國為台灣唯一祖國,而祖國心理作祟,亦使得台灣人不知主權獨立的重要性。主權獨立是民主的基石,祖國觀念只是對故居 的懷念,而台灣人對故居原鄉人的過度迷戀,形成台灣中共化的隱憂。中共不等於中國,而懷
念的祖國亦不等於現在的中國大陸,文化大革命之後,中華文化的傳承精神,就在中國人的“祖媽”-台灣精神的懷抱中了。中共自從發生中國人殺中國人的民主人權慘劇,即1989的天安門殺戮事件,全世界對於中國的投資紛紛以拒絕往來來抗衡,而獨獨台灣人拼了頭,往中共地區投資劇增28%,挽救中共的經濟頹勢,助長中共反民主有理的態勢,台灣成為中共解放軍擴展的最大資源。
於 2001年6月19日USA TODAY今日美國的社論就很明顯的指出,台灣為爭取主權獨立得到的民主現象,非常值得檢討。以台灣人的人格,生意第一,而缺乏國家安全的意識之下,台灣 人有膽與中共打戰嗎?社論中認為中共導彈隨時可能飛過海峽打擊台灣本土,這是舉世皆知的事實,而台灣人麻木於國家安危的存亡,還能於北京的脅迫,以不斷超 乎常情的行為來附和中共對台的恐嚇與內耗。大家聽說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沒?此症候群談的是長期被綁架者的屈從到順從、到服從、而進入隨從的變化,各人可以參 考一問一答。
1.問:聽說台灣人患了一種病叫斯德哥爾摩症候群(Stockholm Syndrome)?
答:這種病已經由台灣傳染到世界各地。這本來的症狀是用在被壓迫,被綁架的人身上,因為這些人受到綁匪威脅,對自己的未來充滿無力感,對自主性的要求就逐漸喪失,而屈從綁匪的要求,最後與之結盟,成為綁匪的幫兇。其中須具備以下幾點要素:
(一) 先是綁匪以強勢的語言來恐嚇被綁者,使之害怕。
(二) 再是綁匪封鎖被綁者的聯絡管道。
(三) 偶爾綁匪會略施小惠於被綁者,而被綁者產生極大的感動,開始巴結附和綁匪的言行。
(四) 綁匪會運用被綁者害怕孤立死亡的心態,灌輸其意志與思想,而久而久之,受綁者被洗腦,自主性瓦解,同情綁匪,而成為其成員。
(五) 被綁者反過來開始對抗要解救他們的人,並有激烈的戰鬥。

2.問:這種情境放在台灣與大陸間的關係倒是真有意思,請述其詳?
答: 由KMT到台灣,台灣人民初期就有回歸祖國的感覺,但228之後,台灣人有了強烈被矮化壓抑感覺,台灣精英方有獨立當家作主的想法,而長期在中共壓力與 KMT威權之下,台灣的反攻大陸到現在的祖國熱,就是群體Stockholm Syndrome的現象,即是所謂之被綁架者症候群出現。大家可以各自依聰明才智去想像,我不必說太多。
故老外毫無意外的認為台灣人長期缺乏國家觀念,而對民主人權的意識模糊不清,存在次殖民的祖國情懷,就看出台灣人have not the stomach for war,簡單的說即是台灣人的膽識有限,常識不足,空有民主,缺乏自主。

後記:台灣人要錢不要命的心態,因於過去KMT的麻醉性教育,(big China first and belittle Taiwan people),即大中國第一與貶低台灣人格價值的非民主教化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rov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